代写网专注代写硕士|研究生|博士|MBA|毕业论文,擅长博士、硕士、本科、专科毕业论文及医学|职称|教育论文的代笔!
主页 > 硕博论文 > 博士论文写作技巧 > 我为什么要举报领导
我为什么要举报领导
时间:2018-03-14 09:56 点击:
  在举报校长论文抄袭事件中,吴丽丽是举报人,但她又称自己是这篇抄袭论文的代写者。也就是说,如果抄袭事件成立,她自己也将置身丑闻漩涡。这样的双重身份,在过往论文抄袭风波里,绝无仅有。 
   
  《新民周刊》:在举报校长论文抄袭之前,你与校长徐志伟的关系怎样? 
  吴丽丽:上下级关系,但跟其他学校里的上下级不一样,我们之间有太多层的上下级关系。他自己是校长,他的夫人是我所在的二级学院(基础医学院)的院长。徐志伟是我们这个学科的学科带头人,还是我们研究方向的带头人。学术上,我也在他们夫妻的领导之下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私人关系呢? 
  吴丽丽:没有任何私人关系。过年过节,拜年信息我都没有给校长发过。我从来没有去过他们家,唯一去过的是他的办公室,打过他办公室的工作电话。我认为,我们在工作关系上非常密切,但没有私人关系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你跟他之间有过什么矛盾吗?肯定有人会说,你举报他是因为私人恩怨。 
  吴丽丽:没有。我这样的老师,是不在他眼中的。在他眼中,具体干活的人,就好比车间工人一样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徐志伟为什么找你代写,而没有找别人? 
  吴丽丽:我做的研究是“应激损伤的中医药防治”,这个领域内的工作一直在做。当时,我是中医基础理论教研室的副主任,他那几年的研究方向就是这个。他2002年成为我们学科的带头人,之前一直做行政工作。他是从中医基础理论教研室出去的,在行政岗位做了10多年。在那几年,徐志伟的课题,基本都是由我来带领研究生实施的。 
  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他通过什么形式叫你去帮他写论文? 
  吴丽丽:我们是一个学科的,我们会在一起吃吃饭哪,开个小会什么的。常常是在吃饭这种很放松的环境,他会跟我说“论文就靠你了”这种话。我就一直拖呀拖,到2005年初的时候,他就打电话给我,就催我了。我一直拖到2005年4月份,才把论文递出去的。他是说,要快。根本不是说你可以选择做不做的,人家只是说要求你快点给他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你说这篇论文主要是你写的,这个“主要”是什么意思? 
  吴丽丽:做试验,造模,指标检测,这里面很多工作是研究生来做。但实验动物取材的时候,我参与了,因为需要协调人员。学生要告诉我研究进展情况,参与的有很多学生,但徐志伟是没有参与其中任何工作的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为什么你没有帮他写一篇原创的论文,而是抄袭呢? 
  吴丽丽:任何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,我认为学位是很神圣的,学位论文完全不同于学术期刊论文,我不能容忍学位论文中出现代写,这触及到了我的底线。 
  我当时很想从这件事情中摆脱出来,所以我特地选择上一年刚刚毕业的学生敖海清的博士论文。其实我也有很多的选择,我可以从更早一点学生的论文里找,我们这个研究方向上已毕业的学生很多。 
  他(徐志伟)作为导师,应该改过他自己学生(敖海清)的论文,而且他(徐志伟)作为敖博士论文的答辩委员,是参与到整个过程的,我觉得他应该熟悉这个论文。 
  而且我怕他发现不了,我打印出来,装在袋子里,请敖海清送到他办公室那里去。因为要签名嘛,我想他看见敖海清,再看看论文,也应该有所警觉。但是,他就签了。我就不清楚,他是压根没看敖海清的论文,还是没看自己的论文。反正这个事情当时就这个样子,我又不能站出来说这个是抄袭的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你是怎么抄的呢? 
  吴丽丽:我的粘贴主要放在几个部位。一个是中文摘要和英文摘要,尤其是英文摘要,我不愿意去再做一次翻译工作了。所以,他的英文摘要中有些内容反而和敖海清论文的中文摘要相符,却与自己论文的中文摘要不符。 
  第二就是文献综述部分,我抄的雷同率很高了,贴过去的。 
  在实验这一块,可以贴的我都贴了,也就是说,不一样的指标没法贴,但但凡一样的,我都贴了。我还做了一个标记,老鼠体重的问题。我用了敖海清论文中老鼠造模以后的体重,也就是说,两组不一样的老鼠,在造模以后,体重就精确得一模一样,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老鼠不可能按照你的要求来生长。 
  这一点,还不光是为了提醒他,其实还有点自保,我将来要说出来这个东西我是不情愿的,我是做过标记的,是有点自保的心思在里面。 
  实验报告部分的抄袭率是比较低的,后来赖老师告诉我,这部分的雷同率大概是14%-15%左右吧。 
  接下来是研究结论和展望,那个基本上是抄的。后来赖老师说,只有一小段话不一样,那是我自己写的。包括研究结论,参考文献,我都是按照顺序抄的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做这篇论文,花了多少时间? 
  吴丽丽:很快,大概一个月左右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如果做原创的论文,这个时间远远不够吗? 
  吴丽丽:对,因为你要去查很多资料的嘛,要对这些资料进行筛选、评价,要很长的时间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你把论文交给徐志伟以后,你们之间关于论文,是否再交流过?比如什么地方需要修改呀。 
  吴丽丽:没有,他直接签名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再也没有提过? 
  吴丽丽:没有。答辩以后,我以为风平浪静了。 
  有人在网上说,我给他设下个圈套。我觉得我冤枉了,我还真没能力去设下这个圈套,然后两年以后再通过赖老师来引爆这个圈套。真的不是,中国的知识分子是非常可怜的,尤其是小知识分子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为什么后来又站出来举报呢? 
  吴丽丽:赖老师把两份论文放到我面前,用荧光笔画好雷同的部分。我当时心里非常慌张。我去找徐志伟,我说这个事情(论文受质疑)的起因就是硕博导遴选风波,但硕博导遴选确实是非常不公平的,而且当时还未成为定局,为什么不可以做一些调整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你去找他,是希望他平息硕博导遴选风波,这样的话就不至于引发论文抄袭被曝光,是吗? 
  吴丽丽:对,当时的心态就是这样子的。 
  哪知道谈话中,徐志伟说:这件事是个双刃剑,我也可以说,是你写好了硬塞给我的,我们大不了一起死。我当时腾的一下站起来,指着他的鼻子说:徐校长,你还是一个大学校长,你敢说这样黑白颠倒的话。我背着包就出去了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这次谈话促发你要站住来? 
  吴丽丽:应该是吧,所以赖老师都说我是一半被她给拉出来的,一半是被徐志伟给逼出来的。但这个时候,赖老师想保护我,她来做举报人,要我做证人。但是后来赖老师住院了,我自己觉得一个老教授,不是为自己的事情,还这样坚持,我觉得我自己说不过去了,我就决定自己站出来举报。 
  《新民周刊》:你现在期待怎样的结果? 
  吴丽丽:我们2年做下来,已经不想追求什么结果。就像赖老师说的,我们现在是为自己的声誉而战。你不要说我们诬告了谁,或者说我们损害了学校的声誉,你只要给我一个客观公正的结论,证明我没有诬告他就可以了。至于怎么处理徐志伟,这是行政部门、学术部门做的事情。 
博士论文写作技巧推荐
信誉说明 关于我们 发表必读 发表流程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常见问题 期刊鉴别 论文检测

客户回访

  • 李先生回访
  • 王小姐回访
  • 蔡先生回访
  • 刘先生回访
Copyright ©2017 原创论文网 地址: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(邻复旦大学) 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14024401号